昀禮

冷cp爱好者体质。墙头多。北极圈。

国产/美/日/韩影视剧都吃。

不太会写东西。我都是被逼急了割腿肉orz

Lof的屏蔽也太灵性了吧🌚比起来我这种隐晦的bb两句,直接画出来或写出来好像更不容易被和谐???薛定谔的屏蔽

肚子里没点墨水真是要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写点什么东西,但是大脑一片空白,梗都没有(青蛙乱舞.jpg

【哨向au/彬诚】废稿(一)

心血来潮码的字,一开头一结尾,中间写啥却没想出来。
这篇大概是废了。就当模仿原著文风的练习吧(捂脸)
论大纲的重要性。
本文是日常。


扒饬干净了最后一根面条加两粒豆瓣,我撂下碗筷,重重叹了口气。斜瘫在椅子上,打了个饱嗝,浑身上下是说不出的舒坦。
劲道的面条和鲜美的酱汁拯救了我空了二十多个小时的胃。有时间我真得给海碗居的老板送面锦旗,上面就写“警亲民,民爱警,警民一家亲”。
老何用筷子屁股戳戳我胳膊:“诶诶,人民公仆,注意点儿形象。”我没搭理他。
彬正在摆弄他面前那碗东西,听闻抬头笑笑,说:“馨诚都累了一天半了,他也没穿警服。”他今天吃的是“手抻面配时令蔬菜切条浇牛骨汤盖酱制牛腱肉”,跟老何吃的一样。
老何嘟囔一句你就惯着他吧,又埋头吸溜他那碗兰州牛肉拉面。
我感激地看向坐在我对面的彬,还是把屁股往上挪了挪。
这两天确实是忙的可以。这临近年关,犯罪团伙大概也是要赶业绩,昨天晚上开始110报警中心就被打爆了,早上刚收网一个连环盗窃团伙,下午又接到好几个报案跟热心市民举报,我也忙碌奔波了一整天。局里也确实是人手不够,要平时抓几个小毛贼还用我亲自去?最后这个倒霉孩子还真是点儿背,偷哪个小区不好,偏要翻警察家属大院,遛弯的海淀大爷觉得他鬼鬼祟祟,打电话举报,没想到还真是。我从昨晚到今晚,就中午在办公室啃了两口汉堡,还没吃完就被叫去出警,一下午早就消化完了。
哨兵也不是铁打的,哨兵也要吃饭啊!!我灌了口大麦茶,忿忿不平。
老何表示你们这些温室里哨兵真娇气。
彬终于吃完了,慢条斯理地端起玻璃杯,呷了一口,擦擦嘴,抬起手腕看了眼表。八点半。
老何家就在附近,他说他自己溜达回家。今天下午是彬送大家过来的,那我理所当然又蹭他车回去。
在车上,我难得没有拉着彬聊天。说来都是盗窃抢劫的案子,凶手都抓的七七八八,没啥好剖绘的。最主要是我上车后没多久,就好似进了温柔乡,感觉自己绷了一天半的肌肉和神经都舒缓开来,散发着懒洋洋的暖意。
彬在对我进行投射。
老实说,我并没有累到需要接受投射的地步。以哨兵的体质,再熬上两晚、饿个三天也能生龙活虎像没事儿人一样。只是不知道怎么的,一看见彬就不太想动弹,脑子也有点转不动。
彬的车开得很稳,分神做投射并没有影响到他。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彬。现在这个时代,哨兵的五感,普通人可以用科技补足,空有一身蛮力体现不出多大优势,反而是向导的强大的精神力能在剖绘和审讯时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一边享受着彬的贴心服务,一边靠着车窗看景。马路两边的路灯都挂上了灯笼,广告牌也都应景的换成了清一色的红。红灯滞塞了奔腾的车流,司机们盯着信号灯,翘首以盼,却没有了看红灯笼的欣喜劲儿。
还有一个星期就过年了,咱干公安的一向是每逢佳节翻倍忙,哪还能正儿八经过个节。对我来说,办公室里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可能更有年味。
我感到一阵审美疲劳,扭过头看彬,发现彬也在看我。
那样一双漆黑的眼睛,比窗外的夜更加浓郁。
彬的精神力像一团迷雾,又仿佛潺潺的流水,流淌过我的神经。车厢内很安静,我能听见发动机的嗡鸣,空调叶片的震动,和我们俩交错的呼吸声。我伴着这份静谧与嘈杂,被困倦吸入黑洞里。

当我睁开眼时,车已经停了。我被坠落感惊醒,却又不知梦见了什么,一阵晃神。动了下睡得僵硬的身体,下巴传来厚实的毛料触感,被我烤的暖烘烘的,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是彬的那件黑色呢子大衣。我有点儿尴尬,这一般都是依晨的独享待遇,男友外套什么的,我盖着算咋回事儿……我赶紧把外套还给了正主。
彬的镜片上映出白光,看我醒了,他放下手机接过外套。
“抱歉啊彬,没留神睡着了……现在是几点?”
“九点还没到半,你没有睡很久。是我没叫醒你。”
“诶哟,这不早了,依晨在家该等急了吧!”我抓了抓压扁的头发,故意拉高了语调,“你说这大过年的,家里有个人等着多温馨啊,老婆孩子热炕头!”
彬看着我,没说话。
我自知这话接得生硬,讪讪一笑。
我跟雪晶的爱情长跑最终还是无疾而终。
当初我们在彬的咖啡屋认识,一拍即合。彤哥和老何都很看好我们,觉得我们是天生一对。
就当我以为我俩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程度,雪晶突然提除了分手。她的理由很简单,她是个普通人,不能为我分担压力,而她也受不起整日担惊受怕的生活。我没挽留她,选择了和平分手。她也是警察,知道外勤刑警是多么危险的职业,而我又是个哨兵。哨兵并不能降低这份工作的危险系数,因为更强大的能力意味着更危险的任务。
我们这种人就该单身一辈子。
回想当时我拉着彬当参谋,问他预审处女神当女朋友合适不合适、能不能追到手。彬只是微笑,重复着一句“你觉得好,就去追啊。这种事怎么能问别人的意见。”
他是不是早已预料到,我跟雪晶是这样的结局?

“馨诚,一起过年吧。”彬突然开口。
彬的请求向来都温和而真挚,让人不忍拒绝。我还沉浸在一种矫情的感伤中,一下没反应过来,几乎是下意识地点头答应,刚准备下车,我才回过神,我是干什么的。
“嗨,我都睡糊涂了,每年排班都有我,年三十我要在队里守着……”
“没事,爸妈回老家探亲了,家里只有我跟依晨。你要是脱不开身,我就带依晨去看你。”
我心里一暖。彬这人,他总是考虑所有人感受,却从不在他们面前显摆,可谓润物细无声。
“行,我答应你。只不过到时候您二位别让我这个单身狗吃一晚上狗粮就行。”我也不客气。
彬笑了,说了我一句胡闹,然后赶我下车。
刚拉开车门就与北风装了个满怀。得,我已经开始怀念那件外套了。

B站av30028070,食我安利啦!原著向,基本是一个配乐有声ppt,后面有一点剪辑。BGM3055。
彬诚 is rio!!!
评论甩链接

谨记填坑

发微博好像没有发lof更能提醒我填坑……是因为lof发的少吗。

手头的混剪不能再坑了,一定得完工啊。提醒后几天的自己别枉费我今天熬到4:36。

看了许多评论,赵馨诚的性格可能真的不讨喜。
完全撇开白夜不看,刀锋里的赵馨诚实际上压根儿不是现在大家追捧的那种刑侦作品男主。
赵儿的脾气爆,一根筋。开口有点油,黄腔脏话一样没落。一旦他认定是错的,不管骂人还是下手都很狠。他自己也说警校那波很多都是披着警察皮的流氓。他有一种类似“血债血偿”的纯粹的正义感,为了把罪犯送进去他会做伪证,得亏让韩彬和杨延鹏扣下了,他还把杨打了一顿x这脾气就这么爆,可以说一点儿也不理智。
也就是这样的他最后能追到越南去,只为见那位死神一面,去选择与他同行或者送他上路,会把脱了这身皮,跟老婆说“对不起”放在自己的选择里。
这样说有些怪,但这辈子他就是认定了韩彬。老何说,赵馨诚越来越像韩彬了。他学着像韩彬一样分析、旁观。他的一根筋引导着他奔向死神,把他所有的思绪都用在解名为“韩彬”的谜面。

说了那么多,其实就一点。主人公的性格不是平白无故来的,它是剧情的一部分,它的存在使得剧情更加合理或独一无二。要是每部悬疑小说的主角都有着同样的三观性格,我相信大家看了也差不多都忘了。

Ps. 我喜欢的角色都有个特点,就是他们都很执着,不达目的不罢休,性格上都有或多或少的缺陷。所以我很喜欢赵馨诚,也同样喜欢那位安隆汶的死神,他们都是执着的人。

胡言乱语

赵馨诚与韩彬之间的感情,太过深刻。我无法用我已知的词汇形容,只知道我的同人脑或把“爱”套在他们身上愚昧而肤浅。

我该如何形容他们?
原谅愚钝的我,最后也只能选择了爱。

韩彬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我想让他们“回去”。

可回又能回到哪?早在八年前,韩彬就“死”了。

他与赵馨诚,倒不如说从来没开始过。

那只是一堆留有那八年记忆的空壳。

尽管那记忆是温馨、是甜美、是他念念不忘的珍宝。


赵馨诚亲自扣动扳机,是最好的结局。

枪口对向了谁?

是韩彬的身躯,还是赵馨诚的心?

还是他们八年共同的回忆?

我们只知道,韩彬不会再杀人了。

仰望天才的宿命感。



开头有多甜,往后就有多虐。
然而现在进度条才拉了一半。
这个故事会有一个怎么样的结局?

赵馨诚不是韩彬,他做不到“旁观者清”。

作者总能让我准确的感受到“难过”的情绪,厉害佩服。

要不是知道你俩一个有老婆一个有小女友,我是打死也不信你俩不是情侣。赵儿这一口一个彬,诶哟喂……